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频道 > 中小学教育 > 热点评论>正文

疫情下的民办幼儿园:房租和人工会拖死大部分幼儿园

时间:2020-04-27 14:41:58    来源:新闻在线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幼儿园延期开学期间,没有保教费收入,但幼儿园的运行成本还要继续支出。记者从多位从业者处了解到,教职员工的基本工资、社保、房租、基础能耗等各项费用仍需照常支出。

  “已经有民办幼儿园撑不住了。”

  随着疫情好转,3月起部分地区初高三年级先行开学,接下来是中小学其他年级、高校,但大部分地区幼儿园迟迟“按兵不动”。

  一日不开学,民办幼儿园的举办者就一日焦灼。园所已停课、营收为零,但民办幼儿园仍要支付房租、教师薪资,这对现金流是巨大的考验。更不乐观的情况是,民办幼儿园核心资产——教师也大量流失,不少幼师离职、转行。

  民办幼儿园开展自救,寻投资、求贷款、线上销课,但效果并不理想;政策也注意到这个群体的困境。有多个地区已出台政策,向民办幼儿园提供补贴、税费减免等方面的扶持。4月16日,教育部也发声,督促各地出台扶持政策。然而政策的落实仍需时日。

  目前,已有少数地区明确了幼儿园开学的日期,也有幼儿园已经开学,但大部分幼儿园仍在等待。这个春天,他们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活下来。

  “每天睁眼就赔几万块”

  “我几个园所每天睁开眼就赔几万块钱。”上海地区的民办幼儿园举办者宋涵云(化名)非常焦虑。

  幼儿园延期开学期间,没有保教费收入,但幼儿园的运行成本还要继续支出。记者从多位从业者处了解到,教职员工的基本工资、社保、房租、基础能耗等各项费用仍需照常支出。

  宋涵云目前在上海有几个园所,她告诉记者,疫情期间每个月房租+人工成本要100多万。而国内另一拥有100多个园所的民营幼教品牌创始人透露,疫期停学期间“每月也要花个一两千万开销”。

  其中占比最大的部分是房租和人员开支。宋涵云称,按正常运营的话,自己的园所中人员费用是占比最大的支出,而房租占整个运营成本的30%—40%,但疫情期间人工会“打折”,因此房租成了占比最高的部分。

  北京一位民办幼儿园举办者陈岚(化名)开办的园所中,除了普通园,还有两所高端园,她告诉记者,高端园的人员开支会更高,一个月仅人员工资将近30万;加上各园所每月200万的房租,陈岚说,如果找不到投资,这个月就撑不下去了。

  幼儿园何时开学?目前,江苏、四川、湖南、河南、安徽等地已明确幼儿园的开学时间(分散在4、5月),其他地区趋势仍旧不明朗。从不少省份发布的开学时间安排可以看出,相较中小学、高校,幼儿园是开学时间最晚的。

  “即使可以开学,也有家长不愿意冒风险让孩子去集中起来,宁愿在家待着。幼儿园要做好9月才能开学的准备。”有从业者分析称。

  在这种情况下,多位从业者告诉记者,已经有大班的孩子开始退园了。陈岚称,北京有很多家长觉得,幼儿园要到9月份才能开学,而大班的孩子开学直接上小学了,索性直接退园,而退园就意味着退费。“这对一些幼儿园来说是雪上加霜。”

  面对开学,民办园还面临更多投入。根据部分地区的要求,民办幼儿园需要订购防疫物资,包括安全防控检测设备等。宋涵云告诉记者,按照上级管理部门的要求,每个学校都要安装红外测温仪,“目前公布的6家竞标公司,价格从几千到几万的都有。”

  4月中旬的一个下午,陈岚接了4个电话。来电的都是做幼儿园的同行,询问是否认识对幼儿园感兴趣的投资人。“挺了三个月,经营已经出现严重困难。关园还能减少损失,但如果撑下去,房租和人员工资都是很大的压力。”

  天津一位民办幼儿园举办者徐晓辉(化名)称,一个小企业的储备金基本是够支撑三个月的流转,很多幼儿园是扛不到9月份的。“民办幼儿园的办园场地绝大部分是租赁的,这大半年的房租房东无法免掉,房租压力就会拖死大部分幼儿园。”

  拯救现金流

  “光焦虑也没用,得想办法自救。”在这个难以跨越的春天,“自救”成了民办园举办者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各行各业都需要抗风险能力。卓华教育集团创始人卞月深知这一点,于是她在几年前就有所准备,和银行合作,将幼儿园的保教费做成了“账单分期”模式。

  一次性缴付一年学费对部分家庭来说会有压力,但卞月想:买房买车可以按揭,信用卡账单也可以分期付,学费是否可以借鉴这一思路呢?学金融出身的卞月找到银行谈合作。最终方案是,家长只用向幼儿园支付前三个月保教费,银行会把一年中剩余9个月的学费先行支付给幼儿园,从第4个月起,家长只需要按月将保教费还给银行。“这是一个三方互利的方案。”这样一来,卞月的幼儿园抗风险能力大大增强,目前现金流足够支撑运转。

  然而,像卞月这样早做布局为幼儿园留下现金的仅仅是个例。疫情发生后,如何拯救现金流?

  一个路径是寻找投资人。卞月告诉记者,现在资本市场比较活跃,目前有一些教育集团或投资方会有接受幼儿园资产的意愿。“至于占多少股权和收益,品牌是否变更,内部组织架构、运营及课程是否要变动,这些都可以谈。”比起眼睁睁等待关闭,此时引入投资虽然价格被动,但也成了民办园举办者的自救路径之一。

  而陈岚将目光转向银行贷款。然而,这也不是一条容易的路。她告诉记者,由于开学时间不确定,能感觉到银行比以前慎重很多,开始各种征信调查,额度减少了很多。“我的贷款之前本来通过了,结果等到最后又说不行。”

  “场地是租的,幼儿园资产无法抵押担保。”在巨大压力之下,她选择将自己的私人房产拿去做抵押,贷了500万,以解燃眉之急。

  还有一些举办者尝试在线服务的变现。一位不愿具名的幼儿园举办者称,这个时期会做一些线上直播课来消化预付学费。课程内容是精心准备的,从上午10点钟到下午4点钟,中间有休息、午餐、娱乐,家长可自愿决定是否参与。他反馈称,在自己园所内,直播课参与度比较高,“家长也希望孩子能得到积极引导,同时也能解放家长。”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