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频道 > 电影 > 海外电影>正文

58亿债务压顶,华谊兄弟能靠《八佰》翻身吗?

时间:2019-06-29 14:50:39    来源:新闻在线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导读:眼看2019年暑假就要来了,各家影视公司都在跃跃欲试,妄图从暑期档票房中分一杯羹。

  曾在各大电影档期出尽风头的华谊兄弟,却在本年暑期档前夕惊现股价大跌,究竟怎样回事儿?

  掐点增持又质押

  6月17日,华谊兄弟(300027.SZ)开盘跳水,盘中一度触及跌停,到收盘报5.35元,全天跌落7.76%,创下近一个月来最大跌幅。

  音讯面上,6月14日晚间,华谊兄弟出品的电影《八佰》,因技能原因取消了原定于6月15日在上海电影节开幕式上的放映。

  尔后,华谊兄弟CEO王忠磊对外表明,影片《八佰》将会在暑期档上映,网友痛批这是华谊兄弟一向的炒作手法。

  

  此前,华谊兄弟实控人王忠军刚刚完结增持方案。6月13日,华谊兄弟布告称,王忠军完结股份增持方案,累计买入1730.35万股,增持金额为人民币10,004.73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许诺增持的时刻为2018年6月19日到2019年6月14日,王忠军算是赶在许诺期完毕前一天掐点完结增持方案。

  可是,王忠军增持期间仍然伴随着股权质押。同在6月13日,华谊兄弟布告称,王忠军向长安世界信任质押2,200万股。刚完结增持方案就质押,华谊兄弟不免过分心急。

  

  而华谊兄弟的股权质押行为一向饱尝争议。上一年6月6日,华谊兄弟发布大股东质押布告,王忠军、王忠磊累计质押公司股票均到达个人持股份额的80%以上。

  彼时,因《手机2》开拍牵出的“阴阳合同”事情席卷A股影视板块,作为《手机2》出品方的华谊兄弟首战之地,股价出现断崖式跌落。

  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华谊兄弟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将所持股票高份额质押,引发外界很多猜想。

  尔后,环绕华谊兄弟股权质押,又曝出了一场让人啼笑皆非的“乌龙”事情。本年3月18日晚间,华谊兄弟布告称,王忠军向中信建投质押3股。

  

  按质押当天华谊兄弟收盘价5.44元/股预算,王忠军这次质押股票市值仅为16元,大概是一个盒饭的价格。有网友戏弄,“莫非王老板现已穷得买不起一个盒饭了吗?”

  张狂并购,商誉压顶

  在此之前,头顶“我国影视文娱榜首股”的光环,华谊兄弟一向以财大气粗的形象示人,并热衷于并购游戏,“买买买”毫不手软。

  2013年9月,华谊兄弟花费2.52亿,收买张国立名下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溢价36倍。

  2015年10月,华谊兄弟豪掷7.56亿,收买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6位明星持有的浙江东阳众多影视文娱有限公司70%的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到布告日,东阳众多仅建立一天,是一家当之无愧的空壳公司,最大的亮点便是明星股东,此外一无所有。

  2015年11月,华谊兄弟以10.5亿收买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70%的股权。彼时,东阳美拉刚刚建立2个月,法人代表是闻名导演冯小刚。

  

  短短两个月时刻,华谊兄弟豪掷20多亿元收买两家空壳公司,意图有二:一是绑定流量明星;二是绑定冯小刚。

  2014年,华谊兄弟提出“去电影单一化”标语,将旗下事务整合为影视文娱、互联网文娱、品牌授权与实景文娱四大板块,在电影之外,开端向游戏、新媒体、粉丝社区等范畴延伸。

  2015年11月,华谊兄弟出资19亿元认购游戏公司英豪互娱20%股份,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本年3月,英豪互娱拟借壳赫美集团(002356.SZ)冲刺A股,成果两边不欢而散;之后,英豪互娱相中东晶电子(002199.SZ),但后者堕入内情买卖疑云,借壳上市再遇阻。

  2015年5月,华谊兄弟将旗下子公司更名为华谊兄弟创星文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于当年9月挂牌新三板,成为“粉丝经济榜首股”。

  在上一年大热的综艺节目《发明101》中,华谊兄弟签约的练习生戚砚笛也有参与,仅仅全体体现一般。

  

  华谊兄弟曾立志要打造“东方迪士尼”,有以电影公社、文化城、主题公园等为代表的品牌授权与实景文娱事务。

  在实景文娱范畴,华谊兄弟与冯小刚也存在深度协作,以冯氏经典电影《一九四二》、《唐山大地震》、《非诚勿扰》等元素为根底的冯小刚电影公社,现在已开业四年。

  无并购,不商誉。在一系列并购扩张往后,华谊兄弟商誉激增。到2018年底,公司账面商誉20.96亿,占总资产份额为11.37%,这仍是在商誉同比削减31.2%后得出的成果。

  成绩首亏,负债累累

  2018年商誉新规落地,多家A股上市公司因巨额商誉减值遭受成绩滑坡,乃至堕入亏本泥潭,华谊兄弟也不破例。

  2018年年报显现,华谊兄弟完成营收38.9亿,同比下降1.4%;归属净利润为-10.93亿,大幅下滑231.97%;扣非净利润为-11.81亿,同比暴降1001.4%。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华谊兄弟上市以来的初次亏本。形成成绩亏本的原因有二:一是计提大额商誉减值,二是陈述期内电影票房未达预期。

  高溢价收买时有多风景,计提商誉减值时就有多苍凉。从前让华谊兄弟规划激增的高溢价并购,终究也成了拖垮公司成绩的原罪之一。

  曾几何时,华谊兄弟是各大电影档期的主力军,现在在“去电影单一化”战略下,华谊兄弟的电影现已大不如前,乃至因青黄不接缺席2019年新年档。

  成绩亏本的一起,华谊兄弟的债款危机愈演愈烈。2018年年报显现,华谊兄弟账面活动负债超越72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活动负债到达36.47亿。

  华谊兄弟缺钱,现已是业界揭露的隐秘。本年1月7日,华谊兄弟共向5家银行请求25亿的授信金额;1月24日,华谊兄弟又向阿里影业告贷7亿。

  在“拆东墙补西墙”的一番操作后,华谊兄弟还清了本年1月份到期的22亿中期收据和别的一笔7亿元的短期债券。

  短期的债款危机好像现已曩昔,但后期仍然压力山大。据2018年年报显现,除上述29亿债款外,华谊兄弟本年内需求归还的债款或高达58亿。

  

  为筹集资金,华谊兄弟简直无所不用其极,除了高份额股权质押外,还将未来7部影片收益悉数抵押给银行,此举创始了业界先河。

  趁着英豪互娱借壳上市的热度,华谊兄弟忙着套现。4月23日,华谊兄弟布告称,将持有的英豪互娱20.17%股份的股权收益权,作价10亿元,转让给中泰信任。

  

  此外,自《手机2》开拍引发影视职业“大地震”后,“始作俑者”华谊兄弟现已遭受资本市场用脚投票,公司股价跌跌不休,现已从10块以上跌到5块上下,平仓危机如影随形。

  

  结语

  现在的观众越来越重视电影质量,而不是流量明星。影视职业早年间靠流量明星和空壳公司堆砌起来的虚伪昌盛,底子经不起实际琢磨。

  自上一年“税务整理”风云往后,整个影视职业危如累卵。从前炙手可热的影视大牛股唐德影视(300426.SZ)、慈文传媒(002343.SZ)等,争相引入战略出资者。

  华谊兄弟也开端反思,宣告从头聚集电影主业,并拉来重量级人马打造电影《八佰》,并在官方微博竭尽全力大肆宣传,妄图招引观众的注意力。

  

  可是,现在《八佰》没有上映,票房和口碑都难以预测。华谊兄弟能否靠《八佰》克复电影失地?仍需饱尝实际的检测。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