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社会民生>正文

“殴打20年前班主任”案将开庭,被告多次想和解均被拒

时间:2019-06-14 02:41:41    来源:新闻在线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新京报讯(记者 李一凡)2018年,一同当街殴伤20年前班主任工作,将当事男人常太(化名)卷入了言论漩涡。随后,他被检方以涉寻衅滋事罪提起公诉。今天(6月10日),新京报记者从常太的家族及其辩解人郭京朝处得悉,此案于6月12日,在河南省栾川县人民法院第二审判庭开庭审理。常太的两名辩解人将为其做无罪辩解。此外,其父常天长告知新京报记者,常太也是受害者;庭前屡次想与当事教师宽和,但均被回绝。

  

  常太(化名)当街殴伤20年前班主任的视频,被发布在网络上。 网传视频截图

  公诉前曾被检方退回补充侦查

  2018年12月,一段 “男人当街殴伤20年前班主任”的视频,在网络上传达,引发社会热议。

  视频中,男人自称曾与此工作中的另一名当事人,20年前的班主任兼英语教师张林(化名)有过节。画面中,常太挥手打向张林,张林除了数次抱歉和抚摸其胳膊示好外,并未还手。

  据新京报此前报导,张林称当年对常太仅仅惩戒并无殴伤。但在承受公安机关讯问时,常太却称,在张林担任其初二班主任期间,由于家里穷晚交学费,他曾遭受张林“歇斯底里近乎张狂的暴打”,形成的“精力损伤随同我到现在,总让我做噩梦”。

  常太的多名初中同班同学也曾向新京报记者证明,不只常太,许多学生也遭受过张林的侮辱性殴伤。

  后经栾川警方证明,这段“当街殴伤班主任”的视频,拍摄于2018年7月,即引发社会重视的前5个月。而报警者便是视频中的张林。

  2018年12月20日,栾川警方通报称,12月17日,张林报警,并供给了自己被打的视频。12月20日11时20分许,在杭州铁路警方的合作下,常太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拘。

  常太的辩解人付建告知新京报记者,此案曾在3月12日,被检方退回警方补充侦查。后来,检方以寻衅滋事罪对常太提起公诉。

  

  4月,栾川县人民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对常太提起了公诉。 受访者供图

  检方:有意录制视频传达影响恶劣

  4月,栾川县人民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对常太提起了公诉。

  新京报记者从常太的辩解人郭京朝处取得一份申述书。文书显现,2018年7月,被告人常太驾驭自己的黑色越野车与同村的朋友,一同去垂钓,行进至S328省道栾川乡邻近时,因忘带渔具,即把车停在路旁边,等候同村的朋友取雨具。

  此刻,刚好常太上初二时的班主任张林,骑着电动车也经S328省道向县城方向行进,常太看到后即想起上学时,张林对自己的严峻体罚,心生恼怒,在预备阻拦张林时,把自己手机交给朋友让其录制视频。

  接着,上前将张林拦下并供认其身份后,即对张林连扇死耳光,又朝其脸部猛击一拳,口中重复谩骂、责备,然后勒令张林将电动车停靠到公路旁边,持续愤恨地对张林进行责备,其间又将张林电动车踩翻在地,后在围观大众对劝说下,张林扶起电动车改动行车道路,逃避常太脱离后刚才回来。

  到家后,张林自感被从前的学生殴伤、谩骂,有失面子,即向家人谎报自己骑车跌倒受伤及车辆损坏,后自行医疗治好。

  栾川县人民检察院在申述书中称,被告人常太在公共场所出于报复动机,为宣泄心情,托故生非,当众阻拦、谩骂、殴伤中学时的教师张林,并有意录制视频传达别人观看,导致该视频在网络上被广泛传达。

  终究,检方以为,被告人常太阻拦、谩骂、殴伤张林的行为,及该视频的揭露传达,给张林带来了损伤和侮辱,严重影响了张林的正常日子、作业及其家庭安定,一起也引发教师集体极大愤恨、侵犯了人民教师的庄严,在社会上形成恶劣影响,遂应以寻衅滋事罪追查其刑事责任。

  男人父亲称“儿子也是受害者”

  备受社会重视的“殴伤20年前班主任”案,有了新的发展。

  今天,新京报记者从常太的家族及其辩解人处得悉,此案将于6月12日,在河南省栾川县人民法院第二审判庭开庭审理。

  此外,常太的两名辩解人将在庭审中将为其做无罪辩解。两名辩解人以为,已把握常太曾遭张林体罚的依据,欧打教师事出有因,并非寻求影响无端生事,“常太的行为构不成寻衅滋事罪,仅仅一般治安案件。”

  常太的父亲常天善于10日下午告知新京报记者,涉事另一方张林教师曾屡次婉拒与他碰头,“咱们找这个教师几十次了,那人家肯定是回绝咱们,人家不愿意调停”。

  常天长说,此事是由检方提起的公诉,“咱们交流时,张林教师对我说,找他没用,要去找政府洽谈。”

  “咱们也是受害人”,常天长供认自己儿子有差错,可是并没有罪。他表明,张林教师当年打常太时,也没有被追查刑事责任,“假如当年没有发作过那种工作,现在就不可能会发作这种工作,当街回打教师。”

  事发后,常太曾托付律师把亲笔书写的抱歉信带出来交给张林。

  3月14日,张林对外表明,不承受那份被律师带出来的抱歉信,“我还有十几年的教育生计,(不抱歉不消除影响)我怎样面临我现在的学生?

  今天下午,新京报记者曾企图联络张林一方,问询其对此事最新观点,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修改 李劼 校正 吴兴发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