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频道 > 道听途说>正文

古镇摄影爱好者自驾行摄 探秘川陕蜀道沿途古城镇

时间:2019-06-14 18:06:37    来源:旅游在线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国庆前夕,一列动车组列车在西安至成都的西成高铁试运行的新闻招引足了人们的眼球,再过不久时刻,西安至成都这条高铁通车,千年川陕蜀道,在古代即使快马也需求十天左右的旅程,往后大约只要约三个小时了,千里川陕蜀道,跳过河流,跳过平原,跳过山岭;从蚕丛、鱼凫,到孔明、太白。无论是地舆的蜀道,仍是前史的蜀道,都将掀开簇新一页。

  其实,川陕蜀道沿途还有着丰厚的两汉三国文明资源,作为一个古镇拍照爱好者,以往我通过自驾的方法行摄过川陕线沿途的不少古镇、古城。高铁注册后,经停汉中、广元、绵阳三个大站,这三处周边前史名胜很多,古镇、古城各具特征。

  榜首站

  绵 阳

  青林口|赤色古镇豆腐香

  青林口古镇始建于元末明初,因为镇子坐落山川和路途交汇之处,加之树木丰茂,故名青林口。

  古镇地处蜀道剑门关南端,上可越剑门关至广元,下可经绵阳到成都。青林口在明清年代已是闻名的旱码头和产品集散地,镇中会馆树立,曾有住户五百余,并曾出过两位进士和一位翰林学士;镇郊四周庵、观、寺、院漫山遍野,因而亦有人称之为“蜀道榜首镇”。仅仅因为宣扬力度不行,游客罕至,店肆多做些本地生意。除了小学校上下学时有成群结队的孩子和家长,素日里古镇冷清静寂。

  今天古镇中保存最为无缺的古建筑当数文昌宫和火神殿。两座建筑隔街对望,风格悬殊。清代时加建过街楼以使两座古刹天衣无缝,成为镇中最具规划、最为富丽的古建筑。大气精巧的大殿、粗暴朴素的石狮和精美细腻的木雕都令建筑增色不少。

  青林口最具特征的莫过于满街的“赤色印迹”。合益桥头悬挂“赤军桥”牌子,老屋的墙上写有赤军标语,巷里遍及赤军石碑石刻,“支持赤军”、“坚决反帝抗日”、“婚姻自由”等等标语,都是当年赤军方针宣扬的真实写照。

  青林口有四绝:豆腐宴、白花桃、高台戏和烧火龙。这儿的豆腐可与乐山西坝和剑门豆腐相媲美。老街有李氏豆腐庄、刘记豆腐庄和黄家大院豆腐庄,其间名望最响的是李氏豆腐庄,来此尝鲜的客人亦是最多。我和父亲也在这儿品尝了两道家常口味的豆腐,的确是名不虚传。若有时机再来,定要多点几款过足嘴瘾。仅仅要真的想试完一百种,真不知道要吃到何年何月去了。

  在我看来,这儿虽规划不大,但是若是想寻找一个幽静清闲的地点,这儿确是一个好去处。

  西平|四川最美古镇

  2009年末在第二届我国(四川)名城古镇文明旅行节上,西平古镇与成都安仁古镇、泸州福宝古镇、雅安上里古镇和宜宾李庄古镇同享“四川最美古镇”。

  看到这个名单,我颇有些疑问。镜头中的西平古镇简直是彻底未曾开发的处女地。没有任何旅行配套设备,镇子保持着原生态的环境。而其他古镇早年便进行了旅行开发,具有配套旅行设备,游客人数也不少。转念一想,或许正因为西平的质朴,才是差异于其他古镇而当选的重要原因吧。

  西平镇从属绵阳三台县,古镇有无缺共同的城墙系统,始于嘉庆年间。当年曾构筑?t望台以捍卫粮仓,后连成一体。城墙有两个特色:一是四方大门(除南门外)均附有小门,大门进车,小门行人。二是四门方向与实践方向相错90度,有意将面北的北门叫东门;面南的南门叫西门等。原意为利诱“匪盗”,有意错呼之。

  古镇尽管显得有些残缺,但却较为无缺地保存着古城门城墙,镇内的老街有东西南北四条。老街的古民居根本保持原貌,仍是传统的砖木结构,多为单层建筑,并且一般都设有四合院。

  镇里的许多年轻人现已在城市打拼,但小街一点点不缺人气。街头巷尾有打牌枯坐的老头老太,孩子们也会成群结队在小街上游玩游戏。

  道光年间的四大会馆只要广东馆保存最好,有神庙、戏楼等,老年人协会和文明中心便设在此处,喝茶的,打牌的,每天聚集了不少镇中的老翁老太,也算热烈。

  第二站

  广 元

  昭化|蜀国第二都

  广元境内的昭化古城是前史上的重要郡县,公元前316年秦灭巴蜀后置葭萌县(即今昭化),三国时葭萌是刘备兴汉的战略要地,他以此为据点占领成都。蜀国费?t、张飞、马超、姜维和关索等皆在此有过执政或征战的记载,现存费?t墓、牛头山和打败坝等丰厚的前史遗址。

  古城四面环山,三面临水,是剑门蜀道遗址群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存四条大街和五条冷巷,大街两边的明清建筑多为穿斗式青瓦覆顶木结构的川北民居。

  城内原有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建于明代,除南门因防洪于清代被关闭,其他三座则保存无缺。旧时城墙围成一个正方形,四门相通,城上还可行车走路,今天所见雄伟的城楼和延伸的城墙则是近年维修之物。

  东门外有古蜀道通往桔柏古渡,唐明皇奔蜀和唐僖宗亡蜀都曾停步于此;西门处有打败坝,三国时张飞挑灯夜战马超的故事就源自这儿。置身城楼,眺望眼前的古道和古战场,当年的场景犹如在目,那些人物和故事也愈加鲜活起来。很多和三国有关的奇迹,令其“巴蜀榜首县,蜀国第二都”之美誉。

  “宫保鸡丁”的开创人丁宝桢也与这儿有联系,他出任四川总督今后,在昭化修了“丁公祠”,现在碑记尚存。古城街头有不少古装拍照店租借各类服装,随处可见身着古装的女孩在街中取景拍照,与这古城相辅相成。

  比较摩肩接踵的阆中,昭化古城宣扬力度较小,城内的游客也不多。这个当年船运业兴旺的大码头古码头跟着陆运的鼓起现已风景不再,失去了商业价值。通过近年的康复重建,这个上世纪历尽苦难的古城在沉寂多年后从头焕发了光荣。

  柏林沟|年月静好

  柏林沟坐落广元境内,汉代今后,蜀地东防空无,故在蜀道南路柏林驿筑城设防,使用蜀道与阆苑等城连成一片。此地本为古蜀道要冲,后因入蜀主路改道,这儿从此失去了车马的喧嚣,变为偏远之地。所幸正是这种境遇,令到这个古镇较为无缺地保存下来。

  一条静寂的老街,几户朴素的人家,一座广善寺,一所奎星阁,大约就是这古镇的悉数。走在石板街上,莫说游客,即使乡民也所见无几,古镇仍是旧时容貌,仅仅现已触景生情罢了。

  连绵一里多长的石板街两边多为穿斗式风格的清代民居,不少老宅门户紧锁,想来主人现已迁去了日子舒适的新街。而留守的几户人家依然日子在土墙篱笆之内,日子自给自足,门前有农耕用具,房前屋后晒满玉米,每日里和猫狗做伴,又有烟草解忧,却也自得其乐。

  自汉代起镇中曾有五座寺庙胜景,现在大多灰飞烟灭。仅存的一座广善寺有1800年前史,尽管通过近年修正,门前的两株千年古柏却表明晰它的身世。柏树听说为三国张飞过此所植,高30余米,生得枝繁叶茂。

  奎星阁横卧路途中心,建筑高15米,有三层楼台,下有小街穿楼而过,中心一层为戏台,顶层则为奎星楼。听说当年每有戏班唱戏,邻近同乡便四面涌来,一时刻秦腔蜀调伴跟着鼎沸的人声,如赶场过节一般热烈非凡。

  柏林沟是一座未经润饰的古镇,所谓回忆中的家园,正是如此。

  第三站

  汉 中

  勉县 | 武侯祠与武侯墓

  一说到“武侯祠”三个字,多数人现已把它与成都武侯祠画上等号。其实国内尚有八座规划较大的武侯祠,散布在陕西、河南、湖北和重庆等省市,而陕西勉县武侯祠其实来头不小,其地点地乃诸葛亮当年赴汉中屯军北伐的“行辕相府”故址。

  勉县武侯祠始建于公元263年,距今已有1700多年的前史,是全国最早(比成都武侯祠早建约50年)、也是仅有由皇帝(刘禅)下诏建筑的武侯祠,故有“天下榜首武侯祠”之称。

  建筑占地80余亩,呈南北布局,中轴线直穿七进,大都三院并连,现有古建筑28座100余间,建筑包含大殿厢房、亭台楼阁、碑林院子等。古拙的建筑群掩映在参天的古树名木之中,加之游客稀少,祠堂表里因而也更显得庄严而严肃,观者不由心生敬畏。与成都武侯祠每年上百万的游客量和天天人流如潮的状况比较,的确不可同日而语。

  距勉县武侯祠六公里外还有一座武侯墓博物馆,并且是全国仅此一座。当年诸葛亮病死于五丈原,葬定军山下,勉县定军山镇就是故地。武侯墓与当地武侯祠同年建筑,首要建筑有山门、大殿、拜殿、乐楼、寝宫和坟亭等,殿后有丞相墓冢,高6米,周60米,状若覆斗。每年清明前后庙会时会有数以千计的游客前来祭拜,盛况空前。

  与许多帝王将相之墓被盗不同,听说千百年来此墓保存无缺,无人敢盗。一说世人敬仰诸葛亮,连盗墓人也不忍下手;一说此处仅仅一个衣冠冢亦无宝藏陪葬;坊间更有撒播大墓机关重重,震撼贼人。各式各样都给此处增添了不少神秘感。

  博物馆中还有许多三国人物雕琢、岩画及展览,介绍了有关诸葛亮的生平事迹。和不远的武侯祠比较,这儿更是观者寥寥。或许因为两者都离城市较远,在交通便利性方面明显无法与成都市区内的武侯祠比较。仅仅不知道对成都武侯祠如数家珍的成都人,在高铁通车后,会不会也有爱好到勉县来看看?

  汉中 | 西汉王朝发祥地

  因为城市改造,汉中的许多古街巷古建筑已消失在富贵的都市之中。因汉台区是老城区,这儿有古汉台、古拜将坛和饮马池等,在这个片区的街巷中还保存部分古建筑和古民居,尚能窥见古城的痕迹。

  古汉台是汉王刘邦的宫殿遗址,宋朝以致民国时期,汉台一向为汉中府署地点地,现在坐落汉中博物馆内,与后来建筑的望江楼(始于南宋)、明代的桂荫堂、清初的镜吾池以及碑林等成为有具有8000平方米面积的古建筑群。

  博物馆中被列为榜首批全国重点文物维护单位的褒斜道石门及其摩崖石刻最值得一观,这些古栈道摩崖石刻在1967年修石门水库时,从石门古栈道两边近二百块摩崖石刻中精选出具有很高前史研讨和书法艺术价值的十三块石刻全体凿下,移存到汉中博物馆维护起来。它们是研讨褒斜栈道通塞和汉中水利建设的宝贵史料,也是书法艺术的创作,里边既有张良的书法,也有魏王曹操的手迹,殊为宝贵。

  而间隔古汉台西南约200米处的拜将坛相传为刘邦拜韩信为大将时所筑,主体由南北别离的两座夯土基石台筑成,台高3米多,面积与古汉台挨近。那些身经百战兵马疆场的往事也早已演变成今天耳熟能详的成语,如“筑坛拜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等等,还有许多有关三国的成语也同时载入史册。几座古建筑周边的小街部分还保持着旧日容貌,以夯土、木板、青砖或红砖等作为资料的不同民居交叉出现在老街两边。

  因为现已是陕西境内,这儿的饮食习惯与四川大不相同。汉中的小吃有粉皮、核桃馍、菜豆腐和梆梆面等。数量上难以和成都小吃比较,口感也没有那么精美。四川人吃到哪都仍是觉得自家的小吃最棒,三天不吃就会牵挂家园的滋味。即使如我,脱离成都的日子,有时刻的话,简直每周都要去趟川菜馆,让麻辣鲜香影响一下味蕾,说声巴适而心意满意。(本版撰稿/杨松)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