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频道 > 新旅游>正文

宫保鸡丁还是宫爆鸡丁?鲁菜川菜黔菜?济南旧军门巷有话要说

时间:2019-06-14 18:08:45    来源:旅游在线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鸡肉丁、花生米、辣椒爆炒……这道菜叫什么?

  现在在民间有两个姓名:宫保鸡丁;宫爆鸡丁。为什么一道菜有两个姓名?

  这道菜是归于鲁菜?仍是川菜?为什么有人说它是归于贵州菜(黔菜)?

  一切都要从济南的这条小巷子说起——旧军门巷。

  

  摄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旧军门巷

  旧军门巷原名为军门巷,得名初始于明朝。

  明成化元年(1465年)山东巡抚衙门坐落这条街上,后改称督抚军门,街名即为军门巷,清末时改称旧军门巷。清朝时,山东巡抚丁宝祯在巷里建有私家府第。

  

  清官丁宝祯曾任山东巡抚

  丁宝祯,是洋务重臣,终身清凉,整理吏治,做了许多有益于山东公民的工作。他在山东巡抚任上做的最颤动的工作,便是诛杀大宦官安得海,想了解这段前史的可上网问问那个姓度的姑娘。

  

  安得海是慈禧太后的红人

  这样一位牛人,也是一位美食家,用现代人的话说,是一位吃货,标志便是创造晰一道百年名吃。

  关于这道名吃的创造有两种说法:丁宝桢平生最喜欢吃鸡肉、花生米,他在旧军门巷的府弟中有其时的鲁菜大厨掌勺。鲁菜中本来有“酱爆鸡丁”这道菜,为习惯丁宝桢爱吃辣的喜爱,厨师们把酱爆改为辣爆,并加入了花生米。

  还有一种说法是,丁宝桢在济南微服私访,在大明湖畔一农户家中偶尔吃到“爆炒鸡丁”这道菜,就把煮饭的农户雇用为家厨。后来,他就任四川总督,把这道菜带到了四川,并把本来鲁菜中运用的胡椒,换成当地产的辣椒。

  

  这道名吃便是宫保鸡丁

  所以,山东人把这道菜归为鲁菜,四川人则以为鲁菜中根本没有运用辣椒的菜品,从资料运用中能够看出是地道的川菜。

  丁宝桢的老家是贵州,所以贵州人宣称这道菜是黔菜,无此菜不成席。几百年来,这道菜被三地都归入了自己的门户下面。

  

  山东人以为宫保鸡丁归于鲁菜

  

  四川人以为宫保鸡丁归于川菜

  那么,这道菜到底是鲁菜川菜仍是贵州菜(黔菜)?

  现在更多的人以为,这是一道被川菜改进后的鲁菜,源于鲁菜,被川菜改造开展成现在的这个姿态。

  

  丁宝桢老家的贵州人以为它归于黔菜

  而贵州菜,并不在我国八大菜系之列,仅仅由于丁宝桢的老家在贵州,所以才被家乡人归入贵州菜(黔菜)中,也算是对这样一位清官的留念。

  那么,为什么会有宫保鸡丁、宫爆鸡丁两种称号呢?

  其实,这道菜正确的称号是——宫保鸡丁。

  丁宝桢离任山东后,在四川为官,屡有建树,后于光绪十一年(1886年)死于任上,清廷追赠其为“太子太保”,后人敬称为“丁宫保”,他创造的这道菜也被称为“宫保鸡丁”。

  

  宫保鸡丁得名于“丁宫保”的敬称

  是宫保,不是宫爆。那为什么会有宫爆的叫法?这还要溯源到这道菜的开始菜名——酱爆鸡丁、爆炒鸡丁。

  无论是酱爆仍是酱爆,都是鲁菜所拿手的传统烹饪技法。一个“爆”字,道尽了鲁菜的精华地点。

  值得一提的是:67岁的丁宝桢病死于四川总督任上后,山东人感念其积德行善,恳求把丁宝桢的遗骨运到齐鲁大地安葬,清廷答应后被葬于济南华不注山(今华山)。

  

  华不注山曾安葬着一代名臣

  现在,济南旧军门巷早已不复旧日容貌,丁宝桢故居上建起高楼大厦;他在华山的灵墓也不复存在,当年的济南人在趵突泉畔为其所立的祠堂——丁公祠,已改为“李清照留念堂”。

  

  李清照留念堂曾为丁宝桢祠堂

  

  传为诛杀安德海的济南关帝庙

  

  现在这座关帝庙内的现象

  传说中丁宝桢诛杀小安子的原址,现在被补葺为关帝庙,关公和周仓在这方小院里,静静注视着这座城市的风云变幻……

  他生前独爱的菜品——宫保鸡丁,已成为大众日常饭桌上的寻常好菜。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它的做法:

  

  宫保鸡丁是许多吃货的独爱

  1、鸡肉切丁,用料酒、油、胡椒、盐腌渍待用。酱油、醋、姜汁、砂糖、料酒调汁待用。

  2、锅中倒油烧热,放入花椒、干辣椒炸出香味,放入鸡丁爆炒。

  3、倒入调好的料汁后炒熟的花生米,淀粉勾芡即可。

  

  宫保鸡丁在国外也被改进成一道名吃

  济南旧军门巷,华夏名吃——宫保鸡丁的发源地,不要管它是不是鲁菜、川菜,仍是贵州菜(黔菜),丁宝桢日夜为民劳累的一起,还创造晰这道美食,让后人们大饱口福——只要是为民做过功德,为民考虑,公民会永久记住他,哪怕是用一道菜名的方式。

  

  现在的济南旧军门巷

  

  前史无言,人世有声。陈旧的老巷记录着

  没有人会用前史罪人、奸臣去慎重命名什么,哪怕是一道菜!

  宫保鸡丁,当你品味这道美食好菜的时分,感念下丁宝桢,感念下前史,不失为一件趣事。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